铁岭信息网
历史
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

远星录 第一百一十二章 关于匕首的磨砺

发布时间:2019-10-12 19:10:03 编辑:笔名

远星录 第一百一十二章 关于匕首的磨砺

“琳,这个孩子,很合适,非常冷静,果断,生于黑暗,没有尊严,为了活着能做出任何事。”

“可是他有羁绊,有比他生命还重要的东西,得到了力量也只是为了守护她......

“夜...某种程度来说,你们很像,这里并不是幻境,至少不全是,接着走下去吧,如果有机会,我想让这个孩子加入血卫,他将会成为我们一把锋利的匕首。”

.........

...............

.....................

...........................

“这是怎么回事,为什么感觉...如此的奇怪。”

三长老站在走廊之上,刚想找另一个比较稳重的长老商量一下那个乞丐的事情,但是短短的时间内,他发现......这里的气氛......似乎变得有些诡异?

“咚咚咚————————咚咚咚————————”

整个走廊回荡着三长老的敲门声,只是除了敲门声之外......什么都没有。”

三长老刚想喊几声里面的长老,只是眼眸的不经意的一撇,让他全身瞬间冒出冷汗,被吓了一大跳。

某种红色的液体正在往门外渗透,一点,虽然只有很少的一点,但还是被他不经意间发现了。

三长老一边装作没事人一样往楼下走去,边走嘴里还在埋怨这些长老的不是,一切都是那么自然......至少他是这么认为的。

三长老背后一直有冷汗冒出,背后的衣裳已经被浸湿,幸好身为长老,基本时刻都穿着长袍。

短短一段路,仿佛走了一个世纪,长老只是策划者,幕后人,有的只是权势而非实力,虽然吃过很多强身健体的珍惜之物,但......有那位长老会去为了让身体完全的吸收和消化那些东西而且刻苦修炼好几天乃至几个月呢。

长老可是很忙的,忙着看管女皇,忙着公务,忙着壮大自己的势力,忙着.....享乐......

“说说你为什么让他发现血迹,并且让他走。”

此刻的乞丐趴在天花板上,目送着这位长老的远去,耳边传来夜琳的声音。

“...............以前我听说过,像这种场所,都会有一两条只有少数人知道逃生的暗道,方便发生危急情况时,让重要的人先行离开,甚至还有一条只有老板才知道的密道,所以......”

“想要找出密道,你可以动用桶里的水,这样在隐秘的通道都无法逃过你的双眼,可是自从你知道了这股力量并非无穷无尽,你就开始尽量能不用就不用,就是为了节省这些水来保护你怀中的小丫头。”

乞丐没有回答夜琳的话,但从内心的那一丝细微的波动,夜琳就已经知道了答案。

“随便你吧,不过你最好快点将水桶里的水补满,免得夜长梦多.

.....”

........................

阴暗的密道中,每隔好一段距离才有一颗发光的石头嵌在墙上,三长老和五六个护卫慢慢的行走着,前方和后方的护卫举着一盏明亮的小灯,三长老走在中间,心中忐忑不安,被恐惧占满。

他刚刚已经动用特殊手段和其他几位长老联系过,可没有一人回应,想到这里他全身的寒毛都竖了起来。

“要赶紧和其他长老联系......通知禁军马上把这里给......”

啪嗒一声,什么东西掉落的东西从后方传来,所有人回头往后一看,一盏明亮的小灯掉在地上,而本该举着它的护卫......消失了。

“全体戒备!小塔!打开紧急照明装置!”

领头的护卫大喊了一声,可是携带基本用不上的照明装置的那名护卫,却没有回应他的话,头领转过头一看......身边空无一人。

“该死......”

微弱的灯光,照出他们脸上的恐惧,即使他们是训练有素长老专属护卫,可这来自心灵深处的恐惧......

恐惧蔓延开来,洁白的晶体缓缓飘散,冰冷的雪落在他们脸上,很快就有人承受不了这诡异。

“有本事光明正大的出来一战!!躲躲藏藏的搞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算什么!!!”

...............

除了他们心脏猛烈的跳动声,周围静得吓人,三长老的手伸进怀中,他想要求救......

只是手刚刚伸进怀中,甚至没有来得及去翻口袋,他就感到右边身子一凉,一只手臂......掉在地上,鲜血像是被牵引一样,往一个黑暗的角落汇聚......

一双没有丝毫感情的眼睛出现在他们眼前。

............

..................

........................

..............................

“老大,那些长老这次待的时间也太长了吧,这都快深夜了,平常早都该回去了。”

“这些长老的事情我们管不着,要不是需要他们的关系......算了,小四,你上去看看,女皇的婚礼三天不应该是还有两天就要开始了,我就不信他们这些长老不需要去筹备。”

“那个......老大......说到女皇的婚礼......你怎么看。”

“还能怎么样,女皇的一时兴起,又一个游戏罢了,我们的女皇你又不是不知道,很多时候就像一个小孩子一样。”

“可是......对象是个乞丐......这会不会......”

光头愣了一下,突然嘿嘿一笑,绕有深意的看着自己这个外甥,自己居然忘了,他还是个毛都还没长齐的小屁孩。

对美丽的女皇有所憧憬和向往,这在正常不过了,就好像那啥来着......对!

美丽的公主嫁给了平凡的农夫,帅气的王子娶了普通的村姑,你的梦中情人和一个各方面差了比你不止一筹的家伙走在了一起。

这种鲜花插在“牛粪”上的事情,哪怕和你毫无关系,凡是遇见都会,忍不住说两句感叹一下,更何况现在。

乞丐马上就要成为国王了,这种做梦才会出现的事情马上就要发生,看着自己外甥脸上不甘心一脸嫉妒的表情,光头就觉得甚是好笑......也很无奈。

“要是你知道你亲爱的女皇上位的这几年所做出的变革和铁血手段,造成了多大的动荡和各方的不断洗牌,你还会像现在一样爱慕她吗。”

“毕竟她是女皇啊,凤淬沙的女皇啊......”

济南艾玛妇产医院看病如何
郑州银屑病医院专家电话
济南艾玛妇产医院收费贵不贵
郑州银屑病医院专家简介
济南艾玛妇产医院能用医保卡吗